王中王特马免费大公开 > 房产楼市 > 九黄机场

原标题:九黄机场

浏览次数:199 时间:2019-11-17

正文

10月28日 九黄机场 甲蕃古城 九寨天堂

本次旅程最惊险的一幕没有发生在四川,而是发生在28日早晨赶往浦东机场的途中。我家离中山公园有一站路,8:45的飞机,我们6:40出门,外面下着大雨。LG不肯采纳我先坐地铁到龙阳路的建议,执意要坐机场六线。平时从家走到地铁站只要五分钟,可那天下雨,又拖着行李,这段路还真是没法走。想打个起步费到中山公园机场六线车站,路上高峰时段根本没有空车,只能在家门口的车站上了一辆空调车,两个人4元钱坐了一站路,下车后,冒雨拖着行李走到了定西路上的巴黎春天大酒店。门口停着的出租车不断上来报价,150元到机场,我们都没理他们,颇有耐心地等候机场六线。好不容易来了一辆,居然不停。又过了很久一段时间都没车,我有点急了,最好要在8:00赶到机场,于是要求走回头坐地铁换磁浮。由于倒走回地铁站有点路程,LG不肯,准备上前和出租车司机谈价钱。就在这时,一辆机场六线神奇般地在我们面前停下来,一看表7:10不到,根据我以往坐机场线的经验,差不多1个小时可以到达,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欢天喜地地提着行李上了车。车上只有我们两个乘客,售票员说现在终点站设在国美对面,本来这里可以不停的。LG拿出40元钱买了两张票,刚刚付完钱,售票员问我们几点的飞机,我说8:45,她说你们快下去拉差头吧,我们的车肯定赶不上你们的飞机,路上至少要开一个半小时,现在上班高峰,很堵车的,接着司机也很肯定地说,这车到达机场,最起码8:30,早关闸了。什么!?#*!我们顿时傻了眼。LG立即准备下车,我马上要求退回40元车费,谁知售票员说:“票子撕了就不能退!”简直岂有此理,我只坐5分钟还要收20元一个人,这不是抢钱嘛!国有企业的恶劣作风!心情糟糕的我在车上就和售票员吵起来。这时车到了延安西路江苏路口,我们马上下车,40元钱就这样扔在水里了。

大雨中居然被我在路口拦到一辆“日佳”的空车,此时已经7:20多,两个人跳上了车,命令司机向浦东机场全速前进。车在高架上飞奔了一段后,到了卢浦大桥就不动了。由于大桥发生车祸,桥面交通堵塞非常严重。车在桥上堵了15分钟,爬过大桥后司机在浦东高速向前,而此时指针已经越过了8:00,慢慢地向最后的标准线8:15靠近。我一路上都在埋怨不肯起床的LG,责怪他不听我的话去坐地铁。刚开始LG还嘻嘻哈哈地承认错误,到后来两个人都不做声了。LG打电话到机场问讯处查航班信息,非常希望得到延误的通知,对方的回答却是准时起飞。要知道我买的都是折扣票,如果误机将无法改签,飞成都的机票只能浪费,可能最坏的结果就是当天飞九寨的机票也要废掉了。LG说那我们就回家吧,我简直郁闷沮丧到了极点,期盼了多时的旅行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太傻了,回家会被笑掉大牙的。这时,我们只有祈求上帝,看今天的运气如何,是否能登机就全凭天意了。

这时车在高速上一路狂奔,眼看着指针越来越接近8:15,而机场的大门还没看见,我几乎要瘫倒在座位上了。8:16分,终于在国内出发的门口停了下来,我命令LG提着要托运的大箱子先冲进去办票,我和司机结账,147元。上帝保佑还能办票!结完账我大包小包赶到办票的C区,幸亏事先在车上给机场问讯处打电话,问了办票的区域,不用到了机场再找。这时只见LG排在一个人后面,很快工作人员笑嘻嘻地给我们办好了两张,成功了!

办完票,我们冲到安检口,向排队的旅客客气地请求插队,工作人员以最快的速度给我们办完安检,直冲登机口。所幸走过去的路还不算长,到达登机口时,喇叭里正在播放“上航FM9541的旅客,这是最后一次登机广播”,我们刚跨进机场接驳巴士,巴士门就关上了,于是靠在门上直喘气。

接驳巴士驶到了飞机旁,把登机牌交给工作人员的一瞬间,我们才确信不用打道回府了。重重地歪倒在座位上,直到此时惊魂方定。把行李送上架子,在座位上安顿下来,惊讶地发现居然还有人匆匆登机。

飞机于8:50起飞了。由于登机时间太晚,我和LG的座位是分开的。过了一段时间我看见LG和他前面座位上的女孩子热烈攀谈起来。飞机进入平飞状态后,我和旁边的先生商量换座位,对方爽气地答应了,就把LG换到了我旁边。他告诉我,那个女孩子和她妈妈也是去九寨沟旅游,她们明天从成都坐长途汽车到沟口,也是找毛明强订的MCA, 毛给的价钱是170元/晚。什么?毛居然多赚我30元/晚?当下决定今天找个时间再和他谈价钱。

LG问那母女俩借了张九寨沟地图,我们就在飞机上研究地图和网上下载的沟内路线信息。上航提供的零食和小点心还不错,一路顺利,只是到达的时间比原来预期的晚了些,11:50降落双流机场。出机舱,步行到行李提取处,一路经过成都宽敞明亮的新候机楼,并在行李提取处可以看到机场问讯台和成都青旅直接办理参团的专柜。提到行李已经过了12:00,我们找了一辆手推车,问清老楼的方向,出了机场大门右转直行,走过长长的一段路才到了办理川内航线登机的老楼,一路都有清楚的指示牌。

老楼虽然狭小低矮,但是很干净。四处转了一圈,我们的航班还没有开始办登机手续。LG坐在椅子上休息,我到商场里逛逛,看见有卖红景天的,觉得机场的价格贵,没有买。13:00,东航MU5869开始办票,我们赶到柜台,结果正好排在了一个20多人的台湾游客团后面,等了15分钟才办好两张票,我要了个靠窗的座位。

接着在老楼安检,安检时必须放弃手推车,我们提着行李过了关,一路走向登机口。LG在一个茶水间的角落里意外发现了一辆行李车,顿时省了不少力气。幸亏找到这辆车,走到登机口的路很长,后来发现我们又走回新楼了。登机口的人还很少,我们舒服地找了两个物品放置台旁边的座位坐下来。

茶水间和洗手间就在对面,我们泡了两碗料珍多,打开携带的袋装鸭翅膀和豆腐干吃了午饭。吃完饭,登机口的旅客已经越来越多。这时发现了廖师傅的短消息,让我们一登机就给他确认信息。知道飞九寨的飞机“十飞九黄”,我们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没想到运气出奇地好,14:20通知登机,立即出发。

飞机比我想象地要大,上了机找到座位,差点昏倒,这个靠窗的座位居然正对着机翼!?天啊!看不到雪山,只能看飞机翅膀了。

14:40起飞,关机前给廖师傅发了短信。由于航程较短,空姐不是一位位倒饮料,而是发易拉罐可乐或瓶装矿泉水。30分钟后,周围群山起伏,层峦叠嶂,金色的阳光洒满雪山的山顶,可惜视线中横着长长一条机翼,严重阻碍景观,心情略有沮丧。

飞机准备下降时播报地面温度3度。15:25飞机降落九黄机场,看来我们的运气好得不是一点点。出机舱前先套上防寒服,发现机场是在群山之中开出的一片平地,修建这个机场真的不容易。冷气迎面扑来,我们在“九黄”的候机楼前留了影,然后出去提箱子。在等箱子的时候看到机场服务中心,出售50元一件的羽绒服,并有散客机场巴士服务的标志,45元/人到沟口。等拿到箱子,两个人上完洗手间,其他旅客基本上都走了,门口接客处廖师傅一眼就认出了我们。

上了廖师傅的车,一路沿着山路驶去。东风雪铁龙的车很新也很整洁。廖师傅告诉我们,昨天和今天上午下了一天的雪,下午刚刚放晴。沿途就可以看见彩色的树林,红黄二色交错,洒落着片片积雪,如同一幅画卷徐徐展开,看得我们心旷神怡。16:40到了甲蕃古城,石头堡垒的建筑十分新奇,我们下车拍照,廖师傅的车在路边等我们。

我们在甲蕃古城里逛了一大圈,里面很清静,几乎看不到人,拍了石头堡垒,木桥流水,还有彩色的箭靶,感觉这里的建筑很象电视剧“尘埃落定”里面二少爷住的城堡,而事实上它模仿的是羌族的建筑。16:50继续上车,17:00到达了传说中的九寨天堂。玻璃屋顶的大堂里居然热闹非常,许多客人在等候排队入住,其中就有和我们同一班机的台湾团。大堂里修筑了人工的瀑布和水池,有绿头鸭和几只鸟儿在水中嬉戏。花草丛中散落着群群咖啡座,大堂里随处可见出售工艺品和旅游用品的摊位,感觉热闹得像个集市。不过洗手间的门很有古朴的原始风味,进了门就变成现代化的设施了。在原来的计划中打算到九寨天堂洗天浴温泉,问过廖师傅是否可拿到低价,没有得到肯定答复。我们又到温泉服务台询问了一下,价格是住店客人98元,非住店客人158元。我告诉LG这个温泉是人工加热的,LG就没兴趣了。这个超五星酒店这几天都满房,据说在开环境会议,就是有钱腐败也没有房间了。拍了几张照,我们匆匆离开了吵闹的九寨天堂。

继续上车,驶上了九道拐。九道拐并不可怕,因为公路修得很好,路两边是平坡的树林,就是连续的转弯,但还是需要司机具备相当的驾驶技术。17:50抵达沟口,还没到边边街,我就打电话给毛明强,告诉他我们发现他给别人的报价比我们低。毛明强最终同意把29日晚上的房费降到170元,但是今天28日晚上沟口宾馆紧张,200元不能再低了。由于在飞机上遇到的母女俩是从29日开始订房,28日的房费缺乏比较依据,我也拿不出什么理由反驳他,只好同意,总算把机场六线40元的损失补回一点。

廖师傅把车驶进边边街,停在MCA门口,我们和他结了150元的车费。廖师傅说他30日下午要去汶川验车,如果我们可以在30日中午出沟,建议我们随他的车去汶川。按照原计划,我们打算30日晚上包他的车去松潘,现在看来和他的时间有冲突。而且,30日几点可以出沟,现在我们也不能肯定,于是说好大家再联系。

MCA是一幢白色的小楼,面对着边边街一条湍急的河流,河的前面搭着一个舞台,难怪在房间里可以看表演了。小楼紧连着MCA的餐厅,即MCA西藏咖啡馆。前台坐着一男一女,我们报毛明强订房,这两个人的态度不太客气,直接要我们报毛给的价格。这时一对老外进来,要求看房,那个男的很热情地让一个小姑娘带他们上楼。我问前台那个女的,我的价位这样直接报出来,是否对你们有影响,她说你就直接说吧,我就报豪华大床间28日200元,29日170元。她冷冰冰地说前台只能按原单确认400元2晚,差价自己去找毛明强,然后要求交押金500元,给了豪华大床房113的钥匙。

没有人提行李,自己顺着楼梯爬上去。113其实在二楼,需要穿过一个木制的大露台。进了房间,装修确实比较新,卫生间甚至新派到只有玻璃隔断而没有门。大床的床板装饰大红的藏式花纹,床上被褥非常整洁干净,床头柜一边有,一边没有,代之以一个鞋柜和高处的一条横梁,挂着几个衣架,算是衣橱。床对面有彩电,靠墙一条隔板,算是书桌,提供电水壶一个,椅子一把。窗户窄窄的,看出去就是舞台,窗帘是那种很薄的垂直帘,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下让人觉得更冷了。卫生间是正方的洗脸池,马桶和玻璃淋浴房,装着小小的电热水器,提供两双塑料拖鞋。房间里有空调,试了试可以制热。

我们就安顿下来了,房间很小,虽然硬件设施看上去新,但总体而言还是比较简陋的。提供的洗漱用品更加粗糙,不知是哪里产的,基本上不能使用,这个房间,170元的价位还行,200元有点贵了,毕竟在风景区,价格总要高于市场水平。简单收拾了行李,我们先出去吃饭。

我一直以为边边街非常热闹,没想到居然很冷清。从MCA向前走只看到一家小超市,两家饭店,一家就是“伟记炖品”,看上去环境挺差的,没敢进去;另一家挂着“阿布鲁孜”藏餐吧的招牌,记得网上有篇强烈推荐的文章,就决定上去试试。饭店在二楼,上了楼正没方向,面前出现棉布的帘子,掀开帘子,果然就是饭店了,异常浓郁的藏族风情扑面而来,店员热烈地上来迎接。看餐台的布置非常整洁典雅,就在这儿吃了。落座,一位热情的藏族男士迎上来,端上两杯热茶,喝上去咸咸的,他介绍说这是藏族的马茶,不错,很解油腻。接着有位小姑娘上来,接过菜单一看,价格不低,既然来了就好好尝尝,于是根据推荐点了昌都石爆牛柳,素咖喱,牛肉饼,拉萨炒饭,青稞酒一杯。

店里吃饭的人不少,还有好几个老外。环境优雅,唯一不习惯的是灯光特别暗,不过一路上边边街的酒吧都是非常昏暗的。最先上来的是青稞酒,酸酸甜甜很适口,像葡萄酒的口感。菜陆续上来了,出人意料地美味,最重要是没有川菜的辣,适合我们的口味,尤其推荐爆牛柳,牛肉饼和拉萨炒饭。炒饭中放了特殊的香料,非常可口,我们俩居然吃光了一篮炒饭。心满意足,结账107元,问小姑娘是否能打折,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位身穿藏袍,气质优雅的女士,应该是老板娘了。她先问了我们菜是否好吃,我们表示对味道和服务非常满意。她说就100元吧,青稞酒算我送你们喝的。

结账离去之前,看见给我们端马茶的男士和老板娘一起坐在前台后面,估计那位是老板了。这一餐吃得极爽,虽然不便宜,但钱花得舒服。我们心满意足地下了楼。

外面已是寒风刺骨,我们散步3分钟回到MCA。门口的舞台上空空荡荡,没有表演。进了MCA问前台,豪华大床房和普通大床房的区别,回答是硬件设施相同,但豪华房可以看表演。那表演呢?原来随着淡季的临近,天气转冷,早就停演了。原来如此!

回到113房间,看完一集赵薇版的《京华烟云》,LG整理明天进沟的装备,我迫不及待进了淋浴房洗澡,谁知无论怎样也放不出热水,而冷水几乎等同于冰水,我急得大叫LG来帮忙。他来摆弄了一会儿,也没有热水,于是用毛巾先把我包起来,然后仔细看了一下宾馆说明,这才知道电热水器要预先加热到60度左右才可以开始洗澡,早知道吃饭前先把热水器开上去就好了。

我穿好衣服出来,LG重新调试了热水器,要等它慢慢加温上去。过了一段时间,房间内的温度似乎越来越低。热水器终于跳到了59度,时间不早,我第二次进入淋浴房。这次水是热了,可是才洗了一分钟,水温就急转直下,任凭我怎么摆布也无济于事,而身上越来越冷,再次把LG叫来。他左右试了一阵,仍然不见好转,说原因多半是热水器容量太小,所以热水的持续时间很短,只能原地等待,待温度显示回到60度左右再洗。我一看,果然水温显示跌到了40度。

就这样我身上披着毛巾,站在淋浴房内浑身哆嗦,忍受着刺骨的寒冷。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似地看着温度显示逐渐上升到60度,马上开始洗,想不到这次也只热了两分钟,水温又急剧下跌,根本没法控制。这时我才发现卫生间里没有浴霸或其他设备,而卫生间没有门,房间里的冷气不断窜进来。对了,我记得房间里是开着空调的,为什么也这么冷?马上叫LG检查,果然,空调已不知在什么时候罢工了。

这时我早已冷到牙齿不断打寒颤的地步,心中更是充满了愤怒!我可以接受这个电热水器,但是,为什么卫生间里不装浴霸,还不装门?连沟内藏民的房子60元/晚都有浴霸,这200元的豪华间到底算什么?LG看着浑身哆嗦的我,又焦急又心痛。我对他说话没一点好气,他也不说什么,叫我披好毛巾先站在那里,打电话叫个女服务员来看一下。

一会儿来了个女服务员,在淋浴房内摆弄了一下电热水器,说再放一会儿水会好的。我又耐心地等待到水温恢复,才开始洗澡。果然这次好了些,于是洗洗停停,总算洗完了。迫不及待上了床,拿被子裹紧自己,身上渐渐暖和起来。

接着LG洗澡,反映水热的时候太烫,冷的时候无法上身,折腾了一阵算是洗完了。然后他要求服务台来检修空调。一会儿下午在前台看到的那个男的进来了,试了试说空调是坏了,要等明天工程部人员来检修,并表示可以给我们换房间。这时已经将近十一点钟,怎么可能收拾起所有的行李再换房间?我们很生气,表示房间不换了,要求再加一床被子。前台说所有的被子全部用完了,这时我所有的怒气都爆发出来,今天晚上难道就让我这样挨冻吗?打电话到前台投诉,前台小姐什么都不回答。总算那个男的表态愿意再给我们套一床被子,不过面孔非常僵硬,很不情愿的样子。

十分钟后那个男的拿来了一床被子,目无表情,这时我倒害怕起来了,毕竟这不是个政府办的酒店,他们会不会采取些别的措施来对付我们这两个挑剔的客人呢?已经这么晚了,也只好既来之,则安之。

加了被子,倒是不觉得冷了。但是200元的房价经受了如此遭遇,我心里极度不平衡,于是打电话给毛明强,告诉了他今晚的事情,强调我们是相信他在网上的信誉才找他订的房间。毛明强表示他可以要求MCA换房,其他的事情就没有表态。

这天晚上我很担心,生怕自己洗澡受凉会导致明天发烧,这样就糟糕透顶了。惴惴不安中我们度过了在九寨沟的第一个晚上。

本文由王中王特马免费大公开发布于房产楼市,转载请注明出处:九黄机场

关键词:

上一篇:圣多明各计策

下一篇:体会杭州的另一种味道王中王特马免费大公开